华芳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考 >

第一次带高三,有时也会崩溃,王洛给学生发的打卡鼓励语

时间:2020-07-05 23:01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起床打卡起来嗨,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打卡完毕后可以开始限时练习啦。”“高考会奖励自律的你,早睡早起,晚安呀。”

在家上网课的70多天里,为了督促学生学习,王洛每天早晚都要统计学生打卡,并附上一段鼓励的文字。

第一次带高三,又遇见疫情,身为班主任的王洛脑子时刻得绷紧。担心学生的健康,担心他们压力过大,还要担心他们看淡了考试,不努力。

最近没课的时候,王洛每隔半小时就要上楼去班里转一圈,或坐在教室里旁听。马上就要高考了,她怕学生上课状态不好,有人睡觉。

她有时候也会崩溃,“但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地去解决,往前看,把握现在就都好了。”

王洛带的这群“02”后,比她小7岁,她想用好现在与孩子们年龄差小的优势,跟他们,一起学。

在她看来,这群孩子表面成熟,内心可以是大人,也可以是小孩儿。想要他们发光,就把每个学生都看成金子。不用有色眼镜看他们,他们真的会变,有时候变化速度快得让你难以想象。

当高三遇上疫情,有时也会崩溃

王洛是河北省邢台市某县中学的高三老师, 2017年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高中化学老师。选择当老师的原因很简单:高中化学课堂曾体验过老师讲课时平铺直叙毫无波澜带来的睡觉的欲望,于是王洛想自己亲身实践一番,尽可能把化学这门“好玩”的学科拟人化,带来一个稍微欢乐的课堂。

距离高考还有两天,王洛这段时间都在学校跟学生同吃同住。自从4月23日返校后高三学生就一直在校封闭式学习,但6月北京疫情再次爆发后不久,邢台市教育局就下发了文件,高一、高二原本返校的都放假回家了,现在留在学校的只有初三和高三毕业年级,并且师生全封闭。

第一次带高三,有时也会崩溃,王洛给学生发的打卡鼓励语(图1)

王洛班上学生画的黑板报

王洛并不担心这次疫情对他们有太大的影响,“封闭的学校就像一个世外桃源”现在已经知道学校里的人都比较健康了,只要不接触别人,这方面就不用太操心。

由于分班原因,这三年王洛带过三个班级,一直都是班主任,但这是她的首个高三班。和全国大多数班主任一样,她现在一门心思都“盯”在了学生身上。

每天5点半起床盯着学生跑操,跑完操后去盯早自习,学生吃完早饭后督促学生进班。中午12点多学生回宿舍后,还要查午寝,让学生安心睡觉,养精蓄锐。晚上至,盯完最后一节自习课,等着学生进宿舍后再去查宿。每天忙完这些,回到自己宿舍洗漱完已经晚上12点了。有时可能还会有学生出现心理问题,王洛还要再同他们聊天开导。

这段时间在学校,自己没课时,每隔半小时她还要去班里转一圈,或坐教室旁听,担心有学生听课状态不好,有人睡觉等。“每天感觉老忙了。”王洛说。

谈及首届高三班遇上疫情,王洛告诉南都,可能因为学校平时发的都比较细致,考虑也很周到,自己对此倒没有特别的感觉,不过班主任平时压力也很大,需要负责的事情多,加上休息时间短,很容易疲劳,“有时候会崩溃,但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地去解决,往前看,把握现在就都好了。”

听闻高考推迟师生一度“疯狂”复课后成绩动

疫情刚开始时,正是春节放假期间,身为班主任的王洛需要告知疫情的严重性,鼓动每个学生和家庭都提高警惕,不要走动,乖乖在家。“脑子时刻得绷紧,担心学生的健康,担心他们压力过大,还要担心他们看淡了考试,不去努力。”

2月初学生开始在家上网课,王洛担心学生受影响,费尽心思让他们学习更高效。

第一次带高三,有时也会崩溃,王洛给学生发的打卡鼓励语(图2)

王洛做的微课截图

为督促学生早起学习,她也每天5点半起床,发打卡小程序,早晚统计学生人数,并附上一句话。早上给学生打气时会写“起床打卡起来嗨,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打卡完毕后可以开始限时练习了。”晚上打卡道晚安,鼓励学生“高考会奖励自律的自己。”

第一次带高三,有时也会崩溃,王洛给学生发的打卡鼓励语(图3)

王洛给学生发的打卡鼓励语

实际上很多班级都是自动打卡,但那很明显会暴露老师不在,学生学习心态就不那么紧张。“每个人在诱惑和没有下,都禁不住想偷懒。”王洛说,网课期间她还时不时跟孩子们开会议。

3月的最后一天,距离原计划高考还剩67天,王洛和学生还在家上网课,宣布今年高考时间推迟一个月,将在7月7日-8日举行。

得知高考推迟的,老师和学生都“炸锅”了,王洛第一反应是“why?老师们期待神兽出笼啊,要crazy了!”

学生们听到后也一度感到“疯狂”有人说“又要多学一个月,好难”还有一些同学觉得“又多了一个月的整合知识的时间,是个机遇,激动。”

另一边老师们也议论纷纷,“眼瞅着要送走的学生咋还退回来了,强制延长一个月保修期,真难”还有老师“吐槽”在家上网课并不比学校轻松,又要多熬一个月。

王洛原以为网课的影响应该不会特别大,但返校后的考试结果给她“泼了盆冷水。”

开学后学生的考试分数、名次很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成绩“上游”的学生为例,与去年相比,学生变动了有近一半。很多人分数比上个学期要低,自律一点的,成绩蹭蹭往上涨,不自律的,甚至有人能从前几名滑落到倒数。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抱怨,抱我”

学生紧张的状态直到5月才开始慢慢找回来,6月经历密集的模拟考试,不断测验、纠错等。

最近临近高考,有位别学生情绪失控,认为理想中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差距越来越大,但又很迷茫。王洛会在自习课时与他们在办公室聊天,谈心,操场转转吹吹风,有什么好吃的和他们一起。她平常也会观察压力大的学生,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就在6月底,学校还举办了小型的趣味运动会,帮助学生释放情绪。

王洛还曾给情绪不佳的学生画了漫画鼓励,上面写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抱怨,抱我”并画了两个拥抱的小人儿。

第一次带高三,有时也会崩溃,王洛给学生发的打卡鼓励语(图4)

也许是孩子们经历密集考试有点慌,看见漫画后觉得很暖,让她印60份。王洛打算毕业时想办法弄60份送给他们,当作是人生和高考的鼓励。

在“95后”王洛的眼中,这群比她小7岁的“02”后,都是一些自以为是大人,有自己想法,却不知世事险恶的孩子,表面成熟,内心可大人,可小孩儿。

“想要他们发光,就得把每个学生都看成金子。”王洛说,不用有色眼镜看他们,他们真的会变,有时候变化速度快的让你难以想象。

在和这群“02后”相处,除了抓学习,王洛也会在节日给他们来点仪式感。比如,元旦时一起切大蛋糕吃,端午节吃粽子一起“高粽(中)”“心情好了,学习能不香么。”这段时间封闭在校学生头发长了,她最近买了个电推子,但还没实践,“担心给孩子推秃了。”

谈及遇上“史上最难”的一届高考,王洛说这一年确实不平凡、很艰难。但是“人艰不拆”啊,照样要努力学习。她在班会课上对孩子们说,疫情之下,今年高考选的,一定是最优秀的,因为他们有梦,因为他们自律。今年高考很过分,它会狠狠奖励那些自律、在疫情期间努力学习的人,也会重重打击那些假装努力、放纵自己的人。跑步的时候都说好一起跑,但是真正跑的时候,都会拼尽全力。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洛为化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学生

学生(student)一般指正在学校、学堂或其他学习地方(如家中、军队等等)受教育的人,而在研究机构或工作单位(如医院)学习的人也自称学生,以前与学生的性质相似的还有徒弟、弟子等等。根据大多数地区的学习机关小学、中学、大学而分为: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专科生、高职生、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等等。学生不仅仅是受教育者或是在校学习的人。老子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生是生、化的意思。作为一个学生,应该先学而后生,不仅首先要充分的学习和领会老师的知识和智慧,还要在老师的知识和智慧的基础上有所生、化,有所提高。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